微博@Karely_

蜷局:

昨晚看朋友发了点关于创作的牢骚,让我想起前阵子重温洛丽塔时想过的一个问题:除了读者挑选作品以外,作品其实也在甄选读者,一部作品能遇到合适的、又能理解其中之美的读者是非常非常非常难得的(重点说三遍)。就算是气场相合的作品,如果是出现在读者错误的年龄段里,一样不能被其理解。有多少人因为过早或过晚的阅读,而错过了体验作品魅力的机会?就好像十几岁的人可能无法读懂陀思妥耶夫斯基,而五十岁的人无法理解杰克伦敦。


况且,除此之外的大多数人是根本接收不到你创作里的信息的,只有少数跟你共享知识库的人才能get到你的点,而作品能遇到这样读者的机会非常稀少。这么说倒不表示创作者有多小众多牛逼,创作的东西有多遗世独立,完全跟这没关系,就算是世俗和普遍的创作能遇到气味相投的受众也是难得的,只是基数更大而已。


对很多读者而言创作者都不是唯一而特殊的,因为他们可选择的范围太大了,阅读品味跟鉴赏力也会随年龄变化而变化,会为了你、为了你这个人所创作的作品而追逐的读者基本上是千里挑一,极其稀少。一万人里有十个这样的死忠粉已经是很了不得了。在剩下的人眼中所有创作者都是一个符号和整体,没有人是特殊的,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在这种情况下一个创作者能遇到合适的读者就显得宛如奇迹。



评论
热度(407)
©沿阶草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