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子清
天加/剑始
来打专用号
微博@Karely_

【天加/剪辑】来自世界的恶意

屌炸天的忘记原作系列

君莫问:


一个关于旧文的练手+自娱自乐的剪辑,太久没看了有点忘记素材都该在哪儿找_(:з」∠)_台词也没办法和原作BGM分开…所以剪得不专业…大家看个开心()
注意:ABO生子,有车!(但是看不太出来(。)

等b站过审再换链接,试试这个能不能用

链接: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8931255

[天加]幸而[全本完结]

目录:

《失忆金鱼》

《暴雨倾城》

《白雪皑皑》

《越难越爱》


阅读事项:

①此篇为现代AU,与原作人物略有出入

②此篇更倾向系列文并非连载

③欢迎同好吐槽和拍砖


失忆金鱼

  夜晚的厨房,原本是静悄悄的,连微风都没敢吹过,偏偏有一丝声响,细微地回荡在房间里。滴答滴答,水龙头那断断续续的水线如同落盘的珍珠,不轻不重地砸在不锈钢上,在安静的环境下,尤显突兀。

  

  加贺美皱了皱眉头,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半开的眼眸里映入了幽幽的紫光,柔和极了,像是无形的大手,一点一点地抚圌慰着他疲惫的身圌体,催促他再次沉入梦乡。他露在羽绒被外面的手指急促地动了动,又重新伸...

[士海]One step away[Side:B]

文/Karely


“气味,体温,水乳交融,却在彼此的眼中看不到对方的存在。你说,该怎么形容这种感觉呢?”


——《亲密爱人》


收录篇目:

《烟》

《暴晒》

《带我走》

《亲密爱人》

  

  

  《烟》


  “嘀———”

  

  士睁开眼睛,盯着天花板愣了好几分钟才在床头柜胡乱地摸索着,想要看看是哪个神经病还不睡觉,居然会在午夜之后还给人发短信。之后,他反应过来刚刚好像把自己也骂进去了,今天晚上的他意外失眠了。

  

  『没睡的话到XX商店来。』

  

  没有任何署名,也没有任何信息可以表明发信者的身份,士却轻易地猜出了这是来自海东大...

[士海]One step away[Side:A]

文/鳄蜥


“那是一只灰色的鸟,腹部偏白,大概是迁徙途中的椋鸟。但是印象中的椋鸟总是结群而行,并不是会单独飞行的种类。”


——《旅鸟》


收录篇目:


《旅鸟》

《胆小如鼠》

《一步之遥》

《Hello Darkness,My Friend》


     《旅鸟》

  小镇的东边有一家简单的宾馆,如果沿着从入口一直往东边走,穿过五颜六色的商店和偌大的广场,推开一栋高大的写字楼的正门,然后再合上它的后门,绕到对面酒馆的后面便会发现它的存在。这家宾馆的门前竖着一个简陋的牌子,被雨水和风霜侵蚀了棱角的牌子用大红色的字...

[剑始]Bewitch[番外]

寒夜


时过午夜,剑崎一个人在阳台发呆,手上还拿着一部早已过时的手机。


为了现在这种特殊时期,这部手机在交到剑崎手上的时候已经被设置成没有响铃的模式,高频率的振动让握着它的右手有点发麻,却没有把剑崎从神游的状态中拉回来。


这几年来他是第一次打开这部手机,所以不断有未读的短信提醒弹出来是理所当然的。凭着记忆中的密码开了锁,最新的一条短信是一张婚礼照片,他曾经的后辈,上城陆月正搂着漂亮的新娘朝镜头微笑,下面还有一大段附言,大意是我结婚了,你在那边过得怎么样,没有能参加仪式太可惜了云云。最后一句话的结尾是个问号,听语气像是橘前辈发来的。...


[剑始]Bewitch[18]

18


“207房,就是这里吧。”


剑崎提着一大袋水果,走进了这个病房。躺在病床上的男人转过头来,淡然地看着他,说不上有什么惊喜的表情。


“来了。”


“嗯。”


例行地打过招呼后,剑崎把水果放在了床头柜上,搬来一把椅子坐在橘的床边。原本亲如兄弟的两人此时却陷入了诡异的沉默中。


“橘前辈,我给你削个苹果吧。”


还没得到橘的应允,剑崎先行从红色的塑料袋中拿出了一个色泽艳丽的苹果,拉开床头柜的抽屉,拿出水果刀,低下头安静地削着皮。从进门到现在,他跟橘完全没有一点眼神交流。这看起来...

[剑始]Bewitch[17]

17


在天道和始的协力下,小组的调查工作变得越来越容易。他们从天道那里得知,Bewitch的计划几乎架空了整个Rider的资金,只要将它摧毁,组织一定会大伤元气,既然它已经在剑崎身上起了作用,下一步就是批量生产,投入黑市了。现在小组要做的就是放长线钓大鱼,在批量生产和投入市场的那段时间里,摧毁工厂。


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整个小组都过的很不好。一是因为工作的强度越来越大,忙起来的时候没日没夜的,经常跑出跑进,逮着机会就补眠,连床都省了。另一个原因就是小组的组员们各自都有自己的烦心事。比如加贺美,天道有事没事就过来转悠,以欺负他为乐,开始的时候莲还管管,后来看在...

[剑始]Bewitch[16]

16


始好像变了。


在厨房准备晚餐的时候,剑崎就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今天一天,从离开写字楼到来到剑崎家,始跟他一句话也没说过。


难道还在生我的气?这样的始也太不像相川始了。


剑崎模模糊糊地觉得,始这样的改变,跟他们一起行动的那几天有着密切的关系。他甚至在想,会不会他连始也伤害了,就像对莲开枪那样。他想着想着,手上切菜的动作就停了下来。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剑崎宁愿始对自己下手,都不愿自己害始受伤。


幸好那些都只是剑崎的猜测,知情人还没有给出肯定的答复,这让剑崎的心里多少好受些。他甩了甩头,重新定了定心神,把...

[剑始]Bewitch[15]

15


当一个人处在一个狭小又安静的空间时,会觉得时间过得特别快。他觉得自己也才睡了一两次觉就过去了三天。做完身体检查还没来得及拿报告,他就悄悄溜回了家,之后被担心了很久的莲臭骂了一顿。莲告诉他,以剑崎之前的表现来说,马上参与到工作中难度较大,不过上面已经松了口,可以让停职的剑崎作为外援,继续追查Rider。


虽然心有不甘,但剑崎也不好明着违抗上头的命令。他隔三差五地就跑回组里,表面上是请吃饭之类的,实际上是收集关于组织的新情报,不然以他的性子,天天坐在家里养病,迟早会把自己郁闷死。


这天下午,剑崎打算去超市里填充点食物,装满自己的小冰箱,还...

[剑始]Bewitch[14]

14


剑崎醒来的时候觉得自己的脑袋好像经历过一场小型核爆一样,疼得受不了。他勉强撑起自己的身体,想要坐起来,膝盖却不小心撞到了什么东西,随着一声吃痛,伏在他床边的人揉着脑袋抬起头来。


“剑崎!!!你醒了!!!”


加贺美一下子就扑到自己身上,来了个久别重逢的拥抱,让他喘不过气来。好容易才冷静下来,剑崎观察到,加贺美的眼睛里都是血丝,眼角还有点眼泪,一看就是几天几夜没睡觉的结果。


“抱歉……让你们担心了……”


“这说的什么话啊!你没事就好了!对了,你还记得我是谁么?”


“新……你是不是感冒烧...

©沿阶草
Powered by LOFTER
      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