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Karely_

[剑始]雪盲[试阅]

08

“阿始——你在哪里——阿始——”

剑崎沙哑的嗓音一次又一次地从雪山深处传来,他的双腿渐渐变得沉重起来,像是雪地里有无数双手攀附着他的肌肤,拉扯着他的神经。他漫无目的地奔跑着,却什么也看不见,都是雪,只有雪,白茫茫地晾成一片,仅有的几块山石也在远离城市的路径上消失不见。

寒风时大时小,刮在脸上却不显得有多疼,心底的焦灼和不断的运动令他的体温持续上升着,越来越重的喘息和滴落在雪地上的小水点无一不在昭示着剑崎的极限,他的力量将要耗尽了,可他还没找到阿始。不是害怕自己会就此长眠于雪山,而是因为没有寻到那个人而痛苦,相川始是一种蛊,一种毒,教他痛不欲生,却甘之若饴。

“你到底在哪里……阿始...

[剑始]雪盲[试阅]

07

“谢谢。”

由乃哆哆嗦嗦地接过男人递过来的热水,不合时宜地打了个喷嚏,看得山田大叔一阵心疼,他找来一条毛巾,细细地扫去由乃短发上的雪水,一边数落道:“你这孩子,一开始就说了雪山很危险的,你怎么非要跟来呢!”说着说着,又开始抱怨起自己来,“唉……也都怪我太心软,看你求了那么多次,就让你跟着了,还是我不好……”

由乃知道,叔叔也是出于关心才这么说的,感受到了家人的温暖令她身上的寒意一扫而光。她抿了一口热水,对山田绽放出一个笑容,道:“哎呀山田叔叔你真啰嗦,你看我不是没事吗!”山田看着侄女还有些发紫的嘴唇,也不忍心说什么责备的话语了。他把湿透的毛巾放到一边,装作生气地敲了一下由乃的头,道...

[剑始]雪盲[试阅]

06

剑崎呻吟着,尝试睁开眼睛,脑袋里却异常疼痛,同样疼痛的还有他的下颚,仿佛被人整个拆了下来。他的脑海里闪过好几个断片的记忆,痛感阻碍了他的思考能力,他花了好几分钟才恢复清醒。

当他终于成功地睁开双眼后,他看见了熟悉的天花板,夜风带起了一角蓝色的窗帘,这是属于他的小房间。发现阿始失踪,一次寻找未果,两次寻找未果,第三次的时候,睦月病倒了,他却顾不上他们战力的缺失,执意要出门,他跟橘前辈发生了激烈的争执,他把他打倒了。

“阿始……”

剑崎放在床上的手慢慢攥紧了拳头,手下的床单皱成了一团,像他的心一般无法再恢复平整。橘前辈说的没错,目前来说,找到阿始并不是他们的首要目标,如果那只Undead...

[剑始]雪盲[试阅]

05

“嘭——”

虎太郎目瞪口呆地看着橘把剑崎压制在墙壁上,狠狠地给了他一拳,这一下完全没有留情,直接把剑崎打昏过去,他的身躯顺着墙壁滑下,僵硬地坐在了地板上。橘的脸色看起来比剑崎的更差,他的拳头依然紧握着,骨节上还有红痕,手背上暴露着青筋。

“那个,橘前辈,你没事吧……”虎太郎琢磨了一下用词,小心翼翼地开口道,“剑崎他就是太冲动了点,没必要下这么狠的手吧……”橘转过身来,目光锐利地看着虎太郎,那种穿透一切的睿智让他感到不适,不自觉地低下头来。不过他并没有觉得自己说错话了,说到底,剑崎也不过是因为担心阿始的失踪才提出要去找寻的,他们都没错。

正当他内心小心地碎碎念时,头顶上飘来了一声无...

[剑始]雪盲[试阅]

04

“你说,抓到我了?”阿始冷笑了一声,左手抚上腰间,银色金属的腰带瞬间攀附在上面,中间的红心部分闪着暗红色的光。而他对话的对象,则是一只坐在房间地板上的狐狸。

狐狸眨了眨眼睛,悠闲地甩了甩尾巴,看似没留意到房间里的剑拔弩张,但其身后渐渐浮现出了霜状的微风。狐狸看着摆着格斗架势的骑士,沙哑地笑了,完完全全是人类的声音。

“相川始,不用那么拘谨,也许我们应该出去谈谈。”狐狸又扫了扫尾巴,木质的地板上凭空出现了一小堆积雪,“毕竟人类的房子可经不起我们的折腾。”阿始的脑海里闪过一丝疑惑,随后他意识到,狐狸所处的正下方刚好是天音的房间。他咬了咬牙,瞪着它的眼神愈发凶狠。

“这边走。”狐狸扬了...

[剑始]雪盲[试阅]

03

“呼呼……等……等等……”

上山的旅途比由乃设想的还要艰难的多,一开始还算风平浪静,她甚至有一段时间走到了大家的前面,可是,体力不支,保暖不够的问题慢慢出现了,他们还遇到了一场不小的风雪,如果不赶在天黑之前找到营地,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夹带着大雪的风声把由乃微弱的请求掩盖得无影无踪,山田察觉到了什么,但是他们之间的距离不足以令他挺清楚由乃的声音,他停了下来,朝身后模糊较小的身影询问道:“由乃——你——还好吗——由乃——”

他还未收到回应,肩膀上传来了一个重量,“大叔——你在这里等一下——我去看看——由乃小姐——”风声太大了,他们之间的对话基本都要靠吼叫来传递。听到健次沉稳的声...

[剑始]雪盲[试阅]

02

虎太郎在厨房热了几瓶牛奶,装在四个骑士专属的杯子里,端了出去。阿始叉着双手,依靠在门边,冷漠地看着刚归来的两人,不发一言。剑崎接过橘的头盔,急切地询问道:“怎么样,抓到它了吗?”

橘摇了摇头,脸色黑得堪比乌云密布的天空,睦月也没好到哪里去,他把自己摔到了沙发上,发出了一声沉重的呻吟。虎太郎递给他一块用温水跑过的毛巾,他将它盖在脸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混蛋!”剑崎低声咒骂着,转头看向窗外,风雪稍微小了一点,但仍未完全褪去,这已经是这个城市看不见一丝阳光的第八天了,而他们作为守护者,却连那个操纵Undead的样子都没看见过,一天天的寻找以及一天天的失败消耗着骑士们的精神力和信心,睦...

[剑始]雪盲[试阅]

01

山田看着坐在壁炉前,摇晃双腿的女孩子,重重地叹了口气。暴风雪刚过去没多久,雪山里几乎没有任何动物的踪迹,而他的侄女就这样冒冒失失地冲上来了,这让老守山人头疼不已;她甚至还穿着最新潮的滑雪装,好看却不顶用的那种。

女孩子搅拌着杯子里的热可可,看着浓稠的液体在液面上打出一个又一个圆圈,拿出银色的勺子,在杯壁上敲了敲。“叔叔,他们到底什么时候才到?我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能出发?”她的双腿包裹着漂亮的雪地靴,紧身款式的棉裤没有遮挡出一分一毫的曼妙曲线。而跟活泼的少女不同,山田的身上穿着的仅是朴素的大衣,大概是十年前的物件了,灰扑扑的,还带着好几个补丁,不过保暖效果仍像十年前一样优秀。

山田给自...

今年的天加无料印出来啦!虽然是已公开的内容……不过挺好看的!欢迎去CP23的专区领取~有二十本!

下年一定会出新本和新无料的⊙▽⊙

为什么没有写手连麦群,不能一边闲聊一边哒哒哒哒打字这种操作咩

©沿阶草
Powered by LOFTER
      1/14